工业设计┃放大的设计— 设计是药!(三)

《放大的设计》第一部分——设计思维观念的变革

2020-12-29   

我的三记药方

image.png

政府:近几年对工业设计的认识进步最大的不是设计师也不是企业而是政府,我们感到高兴。更感到高兴的是呼吁工业设计振兴多年的老先生,每当他们在会议上发言时都有些许激动,他们从爱国的设计青年到现在头发都掉光了。

政府工作的一般路线是抓先进、树典型,舆论导向、政策跟进,在一些传统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发展的大趋势中,一些地方政府还是走在了前沿。

对于设计的推动我最认同的是苏南太仓市和苏北宝应县:太仓是全国百强县,政府将最好的位置交给设计,希望能为企业创新助力。有认识、有行动不管现在结果如何,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产业链整合只要可以坚持下去,将来必有成就。

宝应在经济上则落后很多,但观念不落后,在县科技局的牵头下成立工业设计中心,为地方的特色产业设计助力。我们受邀请在乡党委书记的陪同下考察了水晶、玻璃等制造基地,企业经济条件有限但热情很高。“设计立县计划”就是基于实地考察得出的,政府、企业、工业设计公司组成共同体,为推进地区特色产业创新助力。寻找和实践符合地区经济水平和特色的工业设计推动路线是我们的更是产业的期待。


image.png


企业:企业愿意花五千万投媒体,一千万请代言,却不舍得一百万做设计。产品充分竞争的今天,消费者更加趋于理性更加关注产品带来的价值,知名度不代表好的体验和美誉度。关注和价值的认同是二个层面的问题,好看的外观和系统创新也不是一回事。只有将设计创新概念溶入企业,加大设计研发投入,建立系统机制通过长期的推进才能显现出效果。

企业创新水平的高低在我看来有三个标准:一是企业全体员工对创新的平均认知水平,因为创新不仅是设计师的事,他要渗透到企业的每个角落;二是企业高层中是否有设计背景的成员,只有在组织架构增加这样的角色才会发挥放大的作用;三是增加工业设计研发的投入,创新需要付出代价,经历金字塔底的失败才能获得塔尖的成功。对于企业而言创新设计是需要持续推进的,记得“按时吃药”。


image.png


设计师:当局者迷。对工业设计的认知进化过程最缓慢的是设计师自己。产品设计师的舞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从卡拉 OK 变成了演唱会,面对不一样的舞台,我们是否还在对着屏幕演唱同一首歌。过去是我们给企业普及工业设计的知识,现在则是政府在跟我们强调设计的重要性且高瞻远瞩。

过去几十年设计的重点在悄然变化,从最早的“功能与形式的讨论”到“产品家族和产品形象的讨论”,又从“用户体验出发”到“创新战略”。我们只是了解,却从未引领过潮流并站在风口浪尖上;看似我们进步了,其实差距更大了;我们拿了很多工业设计奖,其实那是别人评的也按照西方的标准。不满是进步的原动力,中国幸福学研究认为,人的本性是不满足。由于人的不满足,从而导致了人类的更强渴求(求知)欲,以及实践欲,从而导致了人类自身的不断发展和进步。设计师还是要记住教授十年前给我们讲的“设计不是技能,不是平凡的工作,它是我们改造世界的过程,是我们的生活和思考方式,更是一种信仰!”


image.png

木马设计年表


节选自木马设计创始人——丁伟《放大的设计》一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