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上海工业设计师的“角色”生涯转变——大学老师篇

《放大的设计》导读——木马创始人丁伟的自序

2020-12-23   

1608613285102643.png

角色   /作者:丁伟 木马设计创始人


大学老师篇


大学老师是我热爱的一个职业,与同学们分享知识、探讨问题充满乐趣,如果因为我的鼓励而坚定了他们从事设计的信心我会感到极大的满足,这种满足胜过得任何一个大奖。虽然大学老师的工资很少,起的很早,占去了很多的时间,但这些日子依然很快乐,比在工业设计公司的时间还要快乐。


image.png


一位校长曾将大学老师分为三类:一是南郭先生,滥竽充数;二是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但总体来讲对社会有益;还有一类是骨干,承担的大量的工作。我先后扮演过这三种角色。工业设计公司创业初期兼顾教学、谈业务和做设计,天不亮就出门转地铁,倒校车,上完课后再回到公司。第一学期上了 5门课,基本上把大学时的东西回锅翻炒了一下就上桌了。那年学校是第一届招生,体系不完整,我是起了救火队员的作用。随着上海工业设计公司的成长,知识丰富了但时间也紧张了,经常正讲着电话就响了,可谓身在曹营心在汉。那些日子很纠结,有朋友建议我辞职,但惯性和热爱让我始终坚守着。不知何种原因近两年又变的很认真,希望通过努力能加深大家对设计的热爱,希望每一堂课都能给学生留下点什么。于是严格的要求大家按照工业设计公司的要求做课题,试图拉近学校与社会的距离。


image.png


当然学工业设计光靠努力是不够的,我经常反思花 4 年时间去学习一个对以后无效的知识系统是不是有必要?一位同学在一次毕业答辩上回答了我的困惑:“虽然我不会从事工业设计的工作,但工业设计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系统思维方法会让我受益终身”。让有潜质的学生掌握技能和方法,坚定信念并建立信仰,让普通的学生找到自己,这也许是大学老师的责任。


image.png



节选自木马设计创始人——丁伟《放大的设计》一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