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设计┃上海工业设计师的“角色”生涯转变——设计师篇

《放大的设计》导读——木马创始人丁伟的自序

2020-12-22   

1608613285102643.png

角色   /作者:丁伟 木马设计创始人


我们总在扮演各种角色,在父母面前做个好儿子,在老师面是好学生,在员工面前当好好老板,在学生面前当个好老师…


也许我扮演了更多的角色 , 入戏太深以至于分不清本来的角色是什么。哪些是主业 , 哪些是副业 ,哪些是重要的 , 而哪些又是多余的。我会为了推动我的“设计立县”计划而放弃赚钱的机会,也会为了策划“晒上海”展览而花去几个月的时间,我认真的扮演每一个角色,释放我的每一种可能。各种角色让我变的异常忙碌,以至于“正式工作”的时间异常短暂,甚至每周只有一天。


1608613996124739.png 1608614182104265.png

漫生快活


image.png1608614134573760.png

晒上海


然而,不同的角色让我看到了不同角度的风景,角色的变化总能引发对现象及问题本质的追问,这些追问变成了我的主要工作,也许这在很多人看来是“无意义”的。我经常的工作场景是:早上给大学生上“产品设计”课,课后赶往公司跟企业谈论如何推进项目进程,下午参加政府组织的会议并讨论创意产业发展政策,傍晚则会驱车赶到郊区工作室看陶瓷的烧制,晚上也许在写专栏文章或者在准备某个展览的作品,时间变成了碎片。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事件幸好还是围绕“设计”展开的,只是这个设计是被放大过了的,包括内涵和外延的放大。


放大后的设计将不仅作用于产品设计,也作用于生意和产业,放大后的设计的主体也将产生偏移。“放大的设计”这本书就是对我多年不务正业的艰苦努力的认真总结,感谢与我一起同行的在各个“戏”里奋斗过的兄弟,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们还是选择这样一起渡过。故事还是先从角色讲起。


设计师


过去十年我主持设计了超过一千款产品设计,经历了一千个故事,成败的原因有资源、技术方面的局限,更重要的在于研发机制和观念方法。作为设计管理者,希望所有设计师怀着一颗善良的心来面对客户,从“让客户满意”到“让客户成功”。对外则通过“望、闻、问、切”发现问题,帮助更多企业建立创新系统,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


有一位做电视购物出身的朋友,对挖掘用户需求和整合先进技术充满自信,期望研发出跨时代的产品。发散、创新、整合、超越等字眼充斥激情洋溢的研发会议,然而在会议桌上却连一块线路板都没有。


在设计初期无法锁定目标,始终浮于表面重复并消耗大量的时间,而在重要的结构实现环节由于“赶时间”而匆匆了事。其结果是在模具和生产环节问题重重并导致成本居高不下,产品最终由于缺乏竞争力而失败。此类型的企业不在少数,用销售逻辑来判断和指导研发问题,在没有有效团队支撑的情况下就希望挑战五百强的难度,结果可想而知。设计师的责任之一是帮助企业树立正确的观念,制定切实可行的目标和研发思路并给予帮助。


好的产品一定有两个以上的作者,这些作者配合的是否有效直接关乎项目的成败。设计公司通常缺乏对行业的系统理解,断章取义的判断并得出的结论根基不牢。设计师在项目初期需要大量的学习和提问,从而建立与企业相当的行业知识系统。有一次设计水槽,企业销售人员说:“北方市场喜欢“大单槽”,用户喜欢把一大桌子的盘、碗放在水槽里洗;以上海为代表的发达地区通常喜欢带“沥水槽”的,这种产品比较欧化;“小单槽”在南方地区通常会安放在阳台上,销量不错”。销售人员朴素的讲述直接有效,设计师善于借鉴跨行业经验,内外结合则胜算大增。


如果没有行业的“内”相呼应,那么将是什么情形?我做“漫生快活”的这两年对这个问题体会尤其深刻。以工业设计服务为原点向外看,我所选择的创意产品方向似乎是“蓝海”,走的越远,认识越深刻,则发现其实是走进了“红海”。也许将来幸运的话会在呛满海水后还能游回“蓝海”,当然是另外一个非曾经想象中的“蓝海”。没有“内”所呼应的认识过程是痛苦的,小到一个气泡、一个黑点的技术问题,大到产品线规划、资源有效整合问题。一圈错误下来终于成“内”了,可以“内”与“外”结合了。


1608614236558698.png

木马设计年表


上一轮竞争我们靠着老板的胆识和聪明才智,工人的勤劳和日复一日的加班,技术人员的创造性模仿已经取得了关键性胜利。眼看着对外抄无可抄,偶尔的自主创新成果竟也被自己的跟进者模仿,很对企业老板也陷入从未有过的困惑。自身团队的不给力,设计师换了一轮又一轮,流过的人比设计出的产品多。老板在创新会议上激情洋溢,个个是信心满满的演说家,员工们也认真的记着笔记,可是会后一切又归于平淡。销售经理永远只关心战斗型产品,认定价格就是一切;工程师以发现问题并否定设计师的天才创意为证明其价值的唯一标准;设计师坚持着,直到信仰被磨灭为止!如何做好工业设计成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向历史追问,我们是可以接纳创新价值的,从“釉里红”到“哥窑”,只是我们更相信“偶然”的力量。当前,我们更需要寻找机制和系统所推动的“必然”,建立适合企业自身情况的创新文化是重点。当与创新相关的思想、理念、行为、习惯成熟并传承下来可以成为“文化”的时候,相信企业的面貌会与上面的描述大不相同。




节选自木马设计创始人——丁伟《放大的设计》一书

回到顶部